• 复刻汉锦 重现千年华美 2019-07-11
  • 中央纪委:通报八起违反八项规定精神问题 2019-07-11
  • 5月份全国财政收入稳步增长 支出结构不断优化 2019-07-09
  • 陈卫平:中国文化内涵包含三方面 文化复兴表现在其中 2019-07-09
  • 对话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高志丹 2019-07-05
  • 燕山谭客.blog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06-27
  • 农村的巨变是农业的巨变吗?变化概念, 2019-06-27
  • 菊花-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25
  • 【专题】王学义教授做客长城网燕赵名医大讲堂 2019-06-25
  • 海淀区区域医联体工作将覆盖全区 2019-06-25
  • 新三板主办券商执业质量稳中有升 5月份负面行为环比微跌 2019-06-25
  • 后峰会时代,看崂山如何“再出发”! 2019-06-22
  • 北京正式推租赁型集体宿舍 不问户籍每间最多住8人 2019-06-14
  • 【学习时刻】政协委员谈两会: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局面 2019-06-11
  • 谢谢这位家长,不然这位雨中护送高考生的交警还没有人知道呢 2019-06-11
  •     三月初十,赵俊生率大军回到了蓟县。<a href="//www.1kanshu.cc" target="_blank">www.1kanshu.cc</a>

        处理俘虏,犒赏有功将士、抚恤阵亡将士、封赏有功将校、听取裴进和梁寂等人关于这几个月各地政务方面的事务报告等等这些事情处理完已经是五天之后。

        这天傍晚赵俊生在王府前院处理完衙门的军政事务后回到后院,花木兰拿着一件常服走过来说:“换衣裳,洗漱一下吃晚饭了!”

        “好!”赵俊生张开双臂,让赵俊生把他身上的王袍褪下,换上了常服,又在侍女打来的水盆里洗了手,这才和花木兰走到桌边坐下。

        赵俊生看着儿子赵东在侍女的陪伴下走过来问道:“儿子,你今日在做什么?”

        赵东说:“玩!”

        “玩什么玩?”花木兰呵斥了儿子一句,对赵俊生说:“你儿子越来越皮了,趁人不注意把你书房里的文房用品当玩具,墨汁泼了一地,一摞纸张被他撕碎在地上铺了一层,还有你喜欢的那两幅画也被他用笔画得惨不忍睹,砚台也被他玩得掉地上摔破了,他还用笔把自己的小脸画得像个小丑!”

        赵俊生听完并不生气,哪个小孩不这样?哪个小孩不调皮,焉哒哒的小孩多半是生病了,那时大人就要担心了。

        赵俊生伸手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问:“儿子,你今年多大了?”

        “两岁!”赵东的眼睛忽闪了几下回答。

        “嗯,都两岁了,这个给你玩!”赵俊生变戏法一样拿出一个雕刻的木马递过去,这木马是他闲暇时雕刻的,手艺还算精致,还上了漆,看上去光亮如新。

        儿子赵东接过去很是欣喜的把玩,爱不释手。

        等儿子玩了一会儿,饭菜已经上桌,赵俊生说:“儿子,要吃晚饭了,你先把玩具放下,吃完饭再玩,吃饭的时候不能玩,听话,明日父王再给你做一个玩具!”

        “好吧!”赵东念念不舍的把玩具木马放在旁边,他才两岁,语言功能还没有发育完全,只能说一些简单的词。

        睡前,花木兰走过来看见赵俊生坐在桌边用小刀正在雕刻着什么,问道:“这是做什么?”

        赵俊生头也不抬的说:“做玩具啊,答应明日再给他做一个玩具,那肯定要说到做到!”

        花木兰脸上露出了笑意,转身坐在了床沿,想起一事询问:“对了,那些反叛的士族豪门你打算如何处置?”

        赵俊生不由抬头看了看花木兰,“听你这意思,你对这事有什么想法?”

        花木兰沉思了一下,说道:“我觉得最好只严惩几个首领人物,其他附从之人还是从轻发落,至于他们的家眷,还是不要追究了!”

        赵俊生继续用小刀削着木头,“自古叛乱之罪都是诛九族,这是任何一个统治者都不能容忍的,你怎么说只惩处首领人物,对其他附从之人和他们的家眷从轻发落呢?”

        花木兰说:“我觉得吧,我们不能给外界之人留下幽州容不下士族豪门的印象,这世上的书籍、才学、智慧大多都掌握在士族手里,幽州想要发展壮大没有这些是不行的,我们要用士族只需要防着他们坐大,无需把他们赶尽杀绝!”

        “这几年虽然你在幽州大力扶持寒门,又提拔能干的胥吏为官,但我幽州治下各地官吏至少还有一半是士族之人,若是大肆杀戮,则无法让这些人归心,现在幽州内部需要上下一心,而不是离心离德!”

        “在这件事情上,你若是只诛首恶,而对其他附从之人和他们的家眷从轻发落,既有了震慑之威,又显得宽宏大度,而且通过这件事情也向世人宣示了你的态度,我们并非是要对士族豪门赶尽杀绝,只要他们遵法守法,自然是相安无事,若他们还依然为了那么一些田税、商税,试图通过掌控官吏升迁之路而控制军政,自然会受到无情的打击!”

        赵俊生听了花木兰的话陷入了沉思,“你说得也不无道理,此事······我考虑考虑!”

        次日一早,赵俊生下令对几个发动叛乱的首恶执行斩刑,其他附从者有的被判终生牢狱,有的被判个十年八年,他们的家人都未受到影响。

        外界对赵俊生处置看法不一,就连幽州内部也是如此,但这并不能影响赵俊生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

        忙完了这些事情,赵俊生终于有时间来见南朝大将高进之,这是迄今为止乾军俘获的南朝最有份量的大将。

        赵俊生带着几个亲兵和一些生活用品来到安置高进之的地方,这是位于闹市之中的一座宅院,身处闹市却又寂静。

        官府方面并未把高进之关进俘虏营地或大牢,而是选择在这里给他安身,用的是幽禁的办法,只在院子内外部署一些守卫,还不许他外出,其他俘虏可没有他这个待遇。

        赵俊生赶到的时候,高进之正在练拳,亲卫鲁爽正要呵斥,提醒高进之,赵俊生却对他摆摆手,然后站在一旁等候。

        良久,高进之练拳完毕,拿起一条毛巾擦汗,走过来抱拳见礼:“高进之见过乾王!”

        赵俊生说:“本王给高将军带了一些生活用品,希望将军能用得习惯!”

        “多谢将军,其实高某这里什么都不缺,一个人随便一些就可以!”

        赵俊生示意亲卫把东西拿过去,问道:“将军在这里可还住得习惯?”

        高进之也不惧怕,更不客气,“乾王把高某幽禁在这里,还不如一刀杀了高某来得痛快,如此,乾王省心了,高某也解脱了!”

        赵俊生摇头说:“将军如此看轻自己的性命,本王认为是大错特错了,须知你的性命并非是你一个人所有,父母生养你,花费了多少心血?他们对你的期望有多高?你的妻儿全都要靠你,你若死,他们日后何以度日?你不能只顾着自己的私心。对,本王知道你想做忠臣,本王也敬重和敬佩忠臣,不过你的情况与其他人不同,其他人是主动投降或被俘,而你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被部下捆绑作了投名状!”

        高进之说:“对于高某来说其实没有区别,高某是不会投降的!”

        赵俊生看了看他,继续说:“自从高将军被俘之后,将军的妻儿在家中的日子很不好过,整日忍受着周围之人的白眼、谩骂,甚至有人还企图对他们图谋不轨,官府更是派人盯着他们,本王已命人想办法把他们接来幽州,目前他们已经进入本王治下,相信过不了多久将军就能与他们团聚了!”

        高进之听得脸色一变,“大王还真是煞费苦心??!”

        “将军不必一定要赴死。从现在起,本王不会再对你做任何限制,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只要不出城,没有人会为难你!一切等将军见到了妻儿再说,到那时,将军若依然不肯为本王效力,本王也不会再勉强将军,将军一家可以在本王治下生活,看看本王治下与刘宋有何不同!”

        两个月后,已撤军返回刘宋境内的檀道济接到诏令前往建康面见皇帝,皇帝与他深谈了许久。

        刘义康原本听信谗臣们的挑拨这次把檀道济召回建康是要杀他的,可跟檀道济深谈之后又舍不得下手了,毕竟檀道济与北朝方面作战是最有经验的,把他杀了之后,谁去对付蛮族?

        刘义康让檀道济立即返回江州,整军操练,对北虏严加防范,不可懈怠,檀道济答应,并立即出宫。

        与檀道济有嫌隙的南朝大臣一看皇帝竟然放跑了檀道济,于是立即进言,刘义康又被说得动摇了,于是反悔,下令派兵把檀道济拦截下来。

        本来已经在返回江州途中的檀道济在半道上被皇帝派去的兵马拦下逮捕入狱,檀道济的几个儿子也相继遭到逮捕。

        没过几天,皇帝的使者突然带兵到江州逮捕正在统兵的司空参军薛彤,薛彤和檀道济在江州的几个儿子全部被逮捕押回建康就交给廷尉府处斩。

        南朝刘宋朝廷极力黑化檀道济在民间的形象,把丢失青州、徐州等地的罪责归罪他身上,把他说成是一个一直养寇自资的不忠之人,在斩杀檀道济及其儿子们和亲信将领之后的第二天,刘宋朝廷下诏大赦天下,无知的百姓们竟然还争相庆贺。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幽州,听到这个消息的高进之遭到了很大的打击,此前他被刘宋宣布为叛臣他都显得很平静,而这一次,连檀道济这样的人都被诛杀,还被朝廷污蔑为不忠,这世道还有天理吗?

        “高将军在吗?”李宝带着两个人提着一些礼物来到了高进之在蓟县的家,他的妻儿已经被幽州方面接过来与他团结。

        “你找我阿爷吗?”一个十来岁的男孩打开门问道。

        “我是阿爷的朋友,我叫李宝,你阿爷在家吗?”李宝问道。

        “在!”

        男孩把高进之带进院子里,院子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响声,李宝走过去一看,原来高进之正在院子里的一个角落里打铁,旁边的兵器加上放着一些高进之打造的兵器和农具。

        “李兄来了,待我打完这把锄头再跟你叙旧,你先去堂屋坐坐吧!”高进之说。

        李宝道:“高兄,你一个天下罕有的悍将现在却干起了这等营生,这又是何苦呢?”

        高进之一边打铁一边说:“这宅子还是你家主子赐的,我高某一家在这里无产无业,若不想办法挣钱,一家人岂不要喝西北风?”
  • 复刻汉锦 重现千年华美 2019-07-11
  • 中央纪委:通报八起违反八项规定精神问题 2019-07-11
  • 5月份全国财政收入稳步增长 支出结构不断优化 2019-07-09
  • 陈卫平:中国文化内涵包含三方面 文化复兴表现在其中 2019-07-09
  • 对话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高志丹 2019-07-05
  • 燕山谭客.blog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06-27
  • 农村的巨变是农业的巨变吗?变化概念, 2019-06-27
  • 菊花-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25
  • 【专题】王学义教授做客长城网燕赵名医大讲堂 2019-06-25
  • 海淀区区域医联体工作将覆盖全区 2019-06-25
  • 新三板主办券商执业质量稳中有升 5月份负面行为环比微跌 2019-06-25
  • 后峰会时代,看崂山如何“再出发”! 2019-06-22
  • 北京正式推租赁型集体宿舍 不问户籍每间最多住8人 2019-06-14
  • 【学习时刻】政协委员谈两会: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局面 2019-06-11
  • 谢谢这位家长,不然这位雨中护送高考生的交警还没有人知道呢 2019-06-11
  • 江西快三计划网站 体彩大乐透玩法 查安徽快三基本走势图 福建36选7怎么看中奖 3d二胆六拖复式 13124期七星彩开奖号 中国体彩网七星彩开奖 彩票开奖查询陕西十一选五 全民十三水群规则 快乐时时彩 足彩任选9场复式单 广西快乐十分十分视频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查询 香港赛马会开奖现场结果直播 今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